top of page

漫畫界大師牛哥檔案解密(;) 你還記得牛哥筆下的《牛伯伯打游擊》、《牛小妹》與《老油條畫傳》等漫畫作品嗎 (!)(>)(>)
https://youtu.be/boaQsZcRtdw?si=166muC9U0UckWXjn
1995年,美國一位專門研究台灣漫畫的女作家 Valerie C. Doran,到台灣實地採訪,她驚奇地發現,在1950至1970年代,台灣的漫畫曾經盛極一時,而當時一位家喻戶曉的漫畫家,在幾十年後依然未被遺忘,這位開創台灣漫畫史先鋒的藝術家便是牛哥。在那個年代,牛哥就是漫畫,漫畫就是牛哥。

更傳奇的是,畫漫畫的牛哥還是一個多產的小說家,他以費蒙為筆名寫了至少80部偵探、推理及社會傳奇小說。牛哥於1954年撰寫的長篇小說《賭國仇城》,前後5次被搬上大銀幕,分別由張仲文、李莫愁、白虹、楊惠姍詮釋劇中的女主角,最近的一次由蕭薔擔綱,2000年在國內上映。

2001年5月,以1950年代兩岸對峙緊張局勢為背景的牛哥漫畫,應邀在北京美術館展出,讓大陸人士也能藉著諷世漫畫家牛哥的眼睛,深入瞭解台灣社會的演變。

在台灣漫畫史上,牛哥是個響噹噹的人物,五、六十年前,正是牛哥漫畫獨霸的年代。那時候台灣有八家日報、一家晚報,而牛哥筆下的連載漫畫,竟在四家報紙上同時刊出不同的內容,另外還有四篇不同性質內容的小說在另四家報紙連載。

當時國內第一大報──中央日報刊載的《牛伯伯打游擊》,是全台灣小市民們爭相閱讀的精神糧食。漫畫,是新聞中的藝術,娛樂裡的教育。牛哥在這個天地縱橫近六十年,樂此不疲,作品數量難以估計;他所創造的人物有:牛伯伯、牛小妹、老油條、財多、牛老二、牛太妹、四眼田雞、喜妹……等,永遠活在人們的心中。

1997年11月29日,牛哥因病去世,享壽72歲。牛哥一生沒有輝煌的學歷,但是他把動亂的時代與無常的人生當做課程,從中學習、獲得,然後畫出一幅幅讓人擊掌叫好的漫畫。

牛哥本名李敬光,字費蒙,廣東番禺人,1925年生於香港,4歲隨父母到了湖北漢口市。他有9個兄弟姊妹,在家中排行老四,生肖屬牛,從小就愛牛,而且個性有點牛脾氣。孩提時代的乳名叫「小牛」,因此學習畫漫畫時,便為自己取了個筆名叫牛哥,他曾自嘲自己一生就像牛一般的忙碌。

牛哥從12歲開始學畫漫畫,那是國家不幸的一年,但也是他幸運的開始;日寇侵華,抗戰軍興,蔣委員長號召全民抗戰,不分男女老少,有錢出錢,有力出力。12歲的孩子能幹什麼呢?那時候滿街都是標語,牆壁上到處張貼著「抗日漫畫」,對漫畫有興趣的牛哥,在那一年學習「塗鴉」,被老師選上「抗日小鬼隊」,負責在街頭畫抗日壁畫,因而與漫畫結下不解之緣。

後來因為抗戰失利,三兄弟隨著大姊由湖北逃返「故鄉」香港,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,日子過得相當困苦,連學費都繳不起。為了維持生活及學費,牛哥開始畫漫畫,然後分寄到各報,但因為沒錢買郵票,只能自己步行將漫畫投遞到報社的信箱裡。

牛哥第一張被發表的漫畫刊載在香港的華僑日報;當天正是中秋節,他畫了一個中國人拿著圓形與月光對比的圓炸彈,點燃了引線向日本皇軍丟過去,題目是「月光下的抗戰」。這張處女作讓牛哥得到了七毛港幣的報酬,而當時一毛錢可以吃一筒冰淇淋。

那時候香港的教育制度是英國式,學費是按月繳的,每個月港幣八元,一個月繳不出學費,下個月就要輟學;照這樣計算,牛哥需要發表十二幅漫畫才夠繳學費。於是,牛哥每個月至少畫了一百幅漫畫然後分送到各報,不過能夠被刊登的也只有四、五幅。由於當時他才十來歲,見識少,技巧也不夠成熟,因此過了兩年沒有午飯的生活。

抗戰中期,牛哥的母親到香港去看孩子,發現他們寄人籬下,生活過得很苦,就把他們帶回漢口。結果,原本接受英國教育的牛哥又被送去跟著私塾先生念了半年的「之乎者也」,奠下他半文半白的漫畫文體。過沒多久,他因為在報上畫「戚繼光殺倭寇」,因此被日軍逮捕,列為「中國少年政治犯」。後來,他因為畫廣告畫而進入了報社,在「大楚報」擔任隨軍記者,竟意外接觸到大別山區神秘的「紅槍會」,這段奇特的經驗,還被他在來台之後寫成名著《亡魂記》 。

從太平洋戰爭爆發到抗戰勝利期間,牛哥曾經流浪天涯,期間他做過報館的練習編輯、助理編輯、撰稿人、廣告設計、卡車司機、礦工、話劇演員、編導,但無論生活多麼困苦,畫筆始終不離手,走到哪,畫到哪;能夠收到稿費,當它是外快,收不到稿費,當它是磨槍。而到處打混的這些豐富人生經驗,對他日後從事漫畫及小說的創作,幫助甚大。

二戰後,1946年,牛哥前往長沙,因略通英文,考進「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」、擔任公路大隊分隊長職務,那年剛滿20歲的他,率領20餘輛卡車車隊,負責運送救濟物資到西南各省偏遠山區,親身體驗少數民族的風俗習慣。他在1964年完成的《巨無霸》、《無比敵》等小說,就是以這段期間的經歷做為故事的骨幹。

1949年,牛哥在廣州隨著「農復會」來到台灣,這中間還有一段有趣的插曲。農復會原是美援救濟總署轄下的一支機構,高級職員大都是美國人,其中主管「農復會電化教育」的是一位美國專欄作家兼漫畫家顧福林 (Goodfriend),他為了求才,曾在廣州所有的報紙上找尋漫畫傑出人才,準備利用漫畫來宣傳農牧業的改良政策,因為他了解到要向當年大半是文盲的中國農民宣導農業改革方法,只能用漫畫來教導他們。  

當時牛哥正在廣州華南日報畫連載漫畫《牛伯伯畫傳》,在環球日報畫《孖辮女》(即牛小妹)。顧福林看到牛哥的作品,相當喜歡,便親自到報社求才,委以農復會「畫室主任」之職;四個月後,農復會遷移台灣,牛哥便隨著農復會來到台灣。

農復會的宣傳重點主要在農業技術革新、土地改革、節育、保健,牛哥筆下的牛伯伯、牛小妹都成了宣傳物上的主角,但是每天畫這些刻板的文宣工作,實在無法滿足牛哥對漫畫的創作熱忱。這時候,剛好中央日報增設漫畫周刊,於是牛哥毛遂自薦,先後發表了《解放了的牛伯伯》、《牛小妹流浪記》。

1951年起,牛哥在中央日報每天連載《牛伯伯打游擊》,畫中將思念故鄉的悲痛情懷,化做幽默風趣的漫畫,推出後受到廣大讀者的共鳴;而中央日報的訂戶則由一個月數千份,暴漲至數萬份!於是,牛哥成了文化界炙手可熱的人物。

繼《牛伯伯打游擊》後,牛哥又推出《老油條畫傳》、《牛老二日記》、《牛小妹遊台灣》、《想說就畫》、《楊經邦畫傳》、《胡佬鴉》、《牛伯伯遊東南亞》等多部漫畫。漫畫評論家洪德麟表示,牛哥以漫畫忠實記錄了台灣的歷史與成長的履痕和汗水,是最寶貴的本土文化資產。

牛哥正式開始從事小說創作是在1951年,他為了區隔漫畫家的身分,便以「費蒙」之名發表處女作《賭國仇城》,結果一炮而紅,於是他接著寫了《職業兇手》、《情報販子》、《亡魂記》、《大小姐與流氓》、《情報掮客》、《浪人傳》等小說,皆受到歡迎。

1956年,牛哥因涉及香港影星鍾情的妨害自由案件,坐獄百天,出獄後自農復會離職,這件案子當年喧騰一時,但真正的內情誰也不清楚。

當時,前馮庸大學校長馮庸之女馮娜妮正與牛哥熱戀,知道事情真相的她,見到牛哥遭此莫須有的罪名後,在社會一片落井下石的討伐聲中,堅定相信交往四年的牛哥絕不是這樣的人,他心目中的牛哥是個熱心、誠懇、對朋友非常好的人,從沒有害人之心。於是她獨排眾議,以行動支持因畫「牛老二日記」、得罪了無數政府要員及社會人士,而遭到群起攻擊的牛哥。

馮娜妮決定與牛哥共同奮鬥,在幾乎所有人不看好的情形之下,於1956年底和牛哥訂婚,並在1958年一同走上紅毯的那一端,開始了40年愉快歡洽的婚姻生活,結婚時的證婚人還是赫赫有名的監察院長于右任,而他也是牛哥的忠實讀者。

牛哥在離開農復會後,作品一度遭媒體報業的封殺,主要是中國國民黨台北市黨部去函各報,要求不要刊登牛哥的漫畫及小說。迫於無奈,牛哥只好把戰場轉到東南亞的報紙,想不到卻為他開闢另一個收入更豐富的園地,那時候包括香港、菲律賓、馬來西亞、新加坡、泰國等地的華文報紙都採用他的小說。牛哥在這段時間完成不少作品,包括《駱駝奇案》、《人在江湖》、《仇奕森》、《紫飄香》、《咆哮山崗》、《莽漢情癡》、《巨無霸》、《鬥駱駝》等部部超過百萬字的小說,都是在1956至1958年間完成的,其中以偵探及推理小說為主,成績十分驚人。

重新出版牛哥作品集的出版人劉秋鳳指出,半世紀以前,資訊不像今天這麼豐富,也不容易取得,在這種情況下,要撰寫情節曲折生動有趣的偵探小說,還要與時代相契合,完全靠作家敏銳的觀察與豐富的想像力,否則無法打動讀者。她表示,這與作者的文采很有關係,她覺得費蒙的小說並不輸香港的倪匡,甚至更勝一籌。

1961年,36歲的牛哥,效法岳父自資免收學費辦學校的精神,在家中開設「牛家班」漫畫教室,免費指導漫畫人才,每周六下午授課,前後辦了兩期,每期兩年,共招收一百餘位學生,培養了許多優秀青年漫畫家,包括:趙寧、董定明(小董)、蔡東照、林宏濟、王曉凱、郭承豐、劉作泥、林文義、林世俊、王丁泰等人。

牛哥不但寫小說,還自己畫插畫,而且牛哥在作家群中,以好玩聞名於眾,家裡經常高朋滿座之外,還經常帶牛嫂出去看電影、游泳、跳舞、郊遊、打獵,那麼他究竟何時工作?

牛嫂回憶,牛哥每天大約十一點多才起床,然後吃飯,下午畫漫畫,供稿給馬來西亞、菲律賓、新加坡等地的四家華報,畫到五、六點就完畢收工,然後倆口子就跟朋友吃飯、聊天、跳舞、打麻將玩耍,直到三更半夜才回家,再開始寫長篇連載小說,常常寫到東方泛白才能停筆,也是給四家海外不同的報館同日刊出。至於牛嫂就負責蒐集資料與郵寄;如此週而復始,每天都是拚命工作、用力玩的日子。

有時朋友也擔心,牛哥這樣會不會累壞身體?可是牛哥認為,這樣正好平衡,否則只工作會悶死,只玩耍就會餓死。與牛哥、牛嫂相交多年的好友名作家柏楊對牛哥佩服萬分,曾說他「真是個奇才」。

1966年,大華晚報開闢漫畫版,邀牛哥主編,牛哥的漫畫生涯才在國內重現生機,可惜當時正逢國立編譯館嚴格實施漫畫審查制度,對國內漫畫設下許多不合理的要求,導致日本漫畫大量走私進口或盜印出版,國人自製的漫畫則幾乎無法出書,那是台灣本土漫畫最黑暗的一段時光。與牛哥齊名的漫畫家劉興欽,提起那時候還會氣憤不已,他曾經畫了一幅牛伯伯率領大嬸婆、小聰明、諸葛四郎、真平等眾家漫畫人物一同去攻打國立編譯館的漫畫,以紀念那段悲慘的日子,這幅漫畫在2000年底曾在牛哥紀念巡迴展中展出。

1982年,牛哥決定挺身而出,抵制國立編譯館對本土漫畫和日本漫畫所採的不同審查標準。他和牛嫂發起漫畫清潔運動,在今日畫廊及第一百貨公司開辦五場為期共69天的展覽,展出國立編譯館審查通過的日本不良漫畫,以及國內漫畫家不能通過審查的作品;此舉引起軒然大波,輿論譁然,盜版商群起圍攻,控告牛哥夫妻。牛哥被訴11件誹謗案件,牛嫂則是被訴3件。

「那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。」牛嫂回憶當年的情景說:「官司打了三年多,每天我們什麼都不做,就只是研究案情,但是內心從來沒有氣餒過,因為我們不是為自己,而是為台灣漫畫環境討回一個公道。」

當年與牛哥併肩作戰的是李永然律師。李永然表示,在替牛哥辯護前,他並不認識牛哥,「我告訴他打官司很傷神,一拖就是好幾年。他回答說一點都不怕,即使傾家蕩產也不鬆手!我聽了甚為感動,決定助他一臂之力。」官司打了三年多,李永然透露,當年法院傳來的傳票,足足可以辦個傳票展覽會。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,纏訟三年餘的14宗官司全部獲勝。

牛哥一生從未停過筆,即使生病住院,畫筆仍不停手,他最感無奈的是,眼見老一輩的漫畫家已封筆,後起者屈指可數,而日本漫畫又以洪水般氾濫於國內,讓本土漫畫家幾乎無立錐之地,他很想成立基金會,目的無他,希望再為國內培養出色的漫畫家。可惜斯人已去,心願難了!

於是,為了完成牛哥生前的計劃,牛嫂在牛哥去世後一年,開始籌組「牛哥漫畫文教基金會」,她在籌組期間與基金會成立的第一年內,辦了九場全台巡迴展,其中除了選取一些新銳漫畫家的作品外,還邀請到不少大陸漫畫家一起展出作品,而且每次展覽都請漫畫家現場為觀眾作畫,讓讀者認識更多的漫畫家,也對本土漫畫作品更為喜愛、熟悉。

2001年5月,牛哥的畫展遠征大陸,在大陸最高藝術殿堂「北京美術館」展出,她也特別請了蔡東照、林晉、王流、曾惠泉、王平、鄭京、鄭松雄等漫畫家前往當場揮毫,讓很少見到混合漫畫及寫實人物繪畫的大陸觀眾驚豔。

辦展之外,牛哥漫畫文教基金會還連繫地方社區,請漫畫家繪製有趣又實用的漫畫觀光地圖。牛嫂還重新出版了牛哥的《楊經邦畫傳》、《看漫畫學漫畫》、《名言篇》等漫畫集,和賣出兩部費蒙小說的大陸版權,頗有成就,只是距離她想出牛哥全集的理想還差得遠。這些展覽與出書活動所需的費用,除了政府機關的少許補助外,大部份的經費均來自於牛哥作品巡迴展售紀念畫冊所得,以及牛哥小說《賭國仇城》的影視版權費。

牛嫂表示,她會自己努力先讓基金會站起來,希望日後能與出版界或企業界合作,令「牛哥漫畫文教基金會」能夠生生不息;每年多辦幾次活動,成立漫畫教學班,帶動國內的漫畫風氣,以期完成牛哥一生的心願。
轉貼: 李總 PÚA “漫畫界大師牛哥檔案解密(;)… 唐吉哥德 費南度 Don Quijote Fernando Andalucía , Toledo , 拉曼恰平原 伊比利半島 Mayo 2 , Jueves 週四 Taipéi , Taiwán
我也是看牛伯伯、殺千刀、馬德彼..變老的!(!)

1-1970 Rock Concert 18x24.jpg
PUBLISHED IN 1970
Tomorrow..jpg
bottom of page